正在加载
请稍等

菜单

中心联系电话:0551-63861880

文章

Home 中心新闻 北京大学胡泳教授做客安大:“我们都是越界人”
Home 中心新闻 北京大学胡泳教授做客安大:“我们都是越界人”

北京大学胡泳教授做客安大:“我们都是越界人”

中心新闻 by

12月11日晚上七点半,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胡泳教授在安徽大学磬苑校区博学北楼D101水上报告厅带来一场题为《我们都是越界人》的讲座,吸引了众多新传学子前来聆听。由安徽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副院长刘勇主持本次讲座。

图为会场全景

讲座伊始,胡泳教授从互联网的发展现状入手,谈及以电子媒介为代表的互联网时代对社会生活的影响。互联网的兴起打破了私密空间与公共空间的边界。“大家都认为微信是个私密的空间,但其实在互联网上并不存在真正的‘熟人圈’,在互联网上发言基本上就是在同全世界说。”他例举了“人大历史学教授孙家洲与新招硕士生断绝师生关系”的例子解释说道,“这名硕士生正是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互联网的出现让许多界线变得模糊甚至消失。”

随后他重点讲述了社会舞台上社会行为重组以后产生的三大越界现象,即儿童与成人概念的模糊,男性气质与女性气质的融合以及政治英雄与普通平民的等同。

图为胡泳教授

“儿童跟成人最大的区别是成人拥有某些儿童不宜知道的讯息,但电视等电子媒体的出现让孩子提前知道了这些秘密。”在他看来,电视提早瓦解了儿童的天真与童稚,孩子本该随着年龄增长逐步知道一些事情,结果电视不等儿童长大一股脑全部告诉了他。“他们的羞耻心和好奇心在渐渐消失,逐步被放逐出儿童世界之外。以前儿童在八九岁还相信圣诞老人的存在,现在五岁就不相信了。”孩子思想情感的早熟让儿童变得成人化,而成人因在知识能力的发展上尚未成熟变得儿童化,儿童与成人之间的分界越来越模糊。

电子媒介同时也促使着男性气质和女性气质的融合。“现在随着电子媒介中更多的共享信息,男女的信息系统被融合了,促使男性气质和女性气质的差别在降低,共通的地方在增多,因而期望相同的权利,同样的语言。”胡泳说道。

此外,电子媒介还带来了政治英雄与普通平民的等同。“如果政治英雄在电视等媒体面前过度曝光,就失去了神秘感,我们会发现他们和我们一样。我们这个时代已经没有英雄。”他解释道,互联网正在瓦解许多固有的界线,互联网时代,我们都成了越界人。而对于互联网的快速发展他也表示“互联网让我们的生活一直处在一种晕眩的状态,这种情况下我们更应该加强沟通与交流。”

在最后的点评环节中,原安徽大学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芮必峰教授称赞道:“这是我一个月来听到的最有学术含量的讲座。”并就胡泳教授关于互联网下的越界情况的阐述提出了自己的思考:“我们都是越界人,那么这个‘界’是谁划定的?为什么要这样划定?以后还会怎样划定?这些都是知识分子应该思考的问题。”

 

12 2015-12

 

我要 分享

 

 

相关 文章